【吴寒芬】池塘旁的守望者
http://www.ahradio.com.cn 2013-12-23 21:15:12

  船声、桨声、水声声声入耳,村事、农事、鱼事事事关心。安徽霍邱关山村里,80后年轻人刘恩红在7年前辞去都市里的工作,回乡创业,一片质疑和反对声中,他悄悄在自家池塘里拉起了网箱养殖黄鳝。如今,已经拥有400多网箱鳝鱼的他,想着未来发展的前景,感叹新农村处处充满希望。今天的《听见——岁末姚李驻村蹲点记》,为您带来的是《池塘旁的守望者》上篇,由安徽台记者吴寒芬采制:

  12月5号上午7点,村民刘恩红起床了。8点,吃完稀饭和馒头后,他穿上胶鞋,急急的就往自家后院池塘走去,轻车熟路的绕过一段独木桥,将系在岸边的扣绳一拉,跳上了塑料制的简易小船。近20亩面积的池塘被一个紧挨一个的网箱占满,刘恩红用水瓢和木杆做成的自制水浆在水中沿着网箱边缘的铁丝线慢慢划行。他说,现在这个季节黄鳝已经进入冬眠期,不需要喂食,经常来查看是为了掌握鳝鱼们有没有出问题:

  刘恩红:“隔三差五的来看看草上有没有黄鳝,如果它有点生毛病了,它就趴在草上面,像这样没有情况的,就代表它很健康,这几箱很正常。(划水声)。等下等下,你看这箱就不对,黄鳝在草上。”

  记者:“看到草上有黄鳝怎么办呢?”

  刘恩红:“简单的消毒,防止病菌感染,把范围扩大。最好的建议就是把它捞出来,用土把它埋起来。”

  记者:“全部都检查一遍”

  刘恩红:“恩,对”

  记者:“现在存活率还怪高的”

  刘恩红:“恩,存活率高,95%以上。”

  刘恩红说,其实很多养殖者在10月底黄鳝进入冬眠期以后基本上就很少打理,专等着出售,但他总是不放心,隔个两天甚至每天都要亲自来查看鳝鱼有没有异常、网箱有没有破洞。而这与他7年前刚回乡创业时的一段经历有关:第一年的惨败让他始终不敢对养殖掉以轻心:“07年回来就开始弄这个,第一年经验不足,弄到最后收获的时候都出毛病了,大量的死亡,亏了将近5万块钱。自己慢慢摸索,再到外地湖北那边养殖大省实地问了养殖户,学习经验。关键技术点主要是放苗的天气,黄鳝拿到网箱里,它一下子不适应,特别是遇到阴雨天它就有应激反应,大量生病,容易死亡。第二年主要时间花在学习上,第三年开始慢慢扩大,盈利没有多少钱,刚开始扩大置办了设备和东西,经过这几年,坚持下来总体来说比较理想,家庭年收入这几年14、15万吧。”

  创业之初,不仅有技术上的难题,家人和朋友的不理解、不支持也成为这位80后青年回乡创业之路的重要障碍。刘恩红说,经济和人际的双重压力让他甚至起过放弃的打算:

  刘恩红:“经济这一块刚开始弄得也不好,到处借钱,养殖又亏本,老婆肯定也想别人都在外面挣钱,你在家里搞养殖,一年没挣到钱两年没赚到钱,小吵小闹总归会有的,父母肯定也是反对的啊,家里矛盾肯定也有。”

  记者:“你自己当时有没有过想放弃的打算?”

  刘恩红:“有是有的,到后期它忽然生毛病了,不知所措,大批量死亡,心里都凉透了,出了毛病都找不出病因,有时候都想放弃了,考虑有没有出头的那一天。”

  坚持,再坚持,在刘恩红的脑海中,这是唯一出路。他坚信,家乡霍邱关山的野生鳝苗丰富、水质好,鳝鱼养殖绝对有出路。在创业第二年,他不仅加强学习技术要点,更努力开拓市场,将黄鳝销售渠道拓宽,发展出自己稳定的销售链,将黄鳝销往市场需求大的江浙沪地区:“我们主要的消费体不是靠我们家乡这块,主要都是往外地调,比如说江苏浙江上海这附近,我们也可以自己拉过去,黄鳝拉过去他根据市场价他帮你卖,不是你卖给他多少钱,他帮你卖,比如说今天市场今天30块钱一斤,他就帮你卖,卖30给你30,然后每一斤他抽个5毛钱,关系好的话,我们可以发货过去,不熟悉就自己拉过去,也有老板到你塘口来收的,销售方面已经不成大问题。”

  第三年,养殖刚有了点起色,社会上关于“黄鳝可能注射避孕药”的传言却让鳝鱼销售再度降到冰点。刘恩红说,他从来没有用过这些药物,面临这样的舆论环境,他只能坚持用良心养殖:“明确告诉你肯定是没有,开始有这种传说都认为黄鳝吃避孕药,因为那个时间养殖技术不成熟:理论上使用避孕药可以控制黄鳝在小的时候不产子,不产子就不影响它生长。就算用这种药,不一定产量能上来,现在技术已经成熟了,比如说用了一定开口料,黄鳝喜欢吃野生蚯蚓,像我们刚开始收黄鳝苗回来,每天用大量蚯蚓给它吃,让它形成条件反射,以后每天再加点,过段时间再慢慢加配合饲料,现在我们的产量几乎可以达到怎么说呢,还要控制它生长。”

  “不抛弃,不放弃”,许三多的这句名言在一段时间里成了刘恩红的座右铭,每天他都会告诫自己几次。经过七年打磨,现在黄鳝养殖终于进入正轨:400个网箱,每年产几十吨黄鳝,能卖将近20万块钱,除去成本,年收入基本稳定在15万元。在每年6月下旬,刘恩红会收几千斤野生黄鳝苗,一直喂养到10月底,在春节左右将它们卖掉。这半年里他很忙,每天行程很满,但刘恩红说,每年的这半年时间他最享受,看着鳝鱼们在自己的精心喂养下日益茁壮,很踏实很安心:“每天早晨划个小船每个网箱检查一遍,看它有没有吃干净,没吃干净把它弄出来,污染水质的话黄鳝容易出毛病,下午大概在2、3点钟开始准备把鱼、蚯蚓用绞肉机把它搅碎,加上配合饲料,常用的药:消炎的、保肝的对它投喂,定期管理,半个月或者20天全塘消毒,到外面采购一些新鲜的小杂鱼。”

 [1] [2] 下一页
稿源: 编辑:姜海
  相关报道>>>